欢迎来到华体会游戏app下载!

新闻资讯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镍元素引发资本市场疯狂的原因

发布时间:2022-09-18 01:11:23 来源:hth华体会全站 作者:华体会最新版本

内容简介:  3月8号瑞士最大企业佳能科技逼仓国内企业青山控股,并索要其持有的60%印尼镍矿股权。虽然青山控股一度浮亏上百亿美元,但这场逼空大战却意外反转。3月10号经商控股宣布以调集充足现货可以完成实物交割,空头手里只要现货充裕,那多头就算把价格拉上天都没用。佳能可这次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佳能可为什么会盯上青山控股?60%的印尼镍矿股权意味着什么?嘉能可是全球第四大矿业集团,也是全球排名第一的大宗商品交易商。  2013年加伦特高盛摩根大通因为恶意串通限制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铝供应,哄抬铝价,被多家美国企业告上法庭,可以说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兴风作浪...

  3月8号瑞士最大企业佳能科技逼仓国内企业青山控股,并索要其持有的60%印尼镍矿股权。虽然青山控股一度浮亏上百亿美元,但这场逼空大战却意外反转。3月10号经商控股宣布以调集充足现货可以完成实物交割,空头手里只要现货充裕,那多头就算把价格拉上天都没用。佳能可这次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佳能可为什么会盯上青山控股?60%的印尼镍矿股权意味着什么?嘉能可是全球第四大矿业集团,也是全球排名第一的大宗商品交易商。

  2013年加伦特高盛摩根大通因为恶意串通限制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铝供应,哄抬铝价,被多家美国企业告上法庭,可以说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兴风作浪。

  佳能可是有前科的,2022年初嘉能可首席执行官加里纳格称得益于大宗商品表现强劲,公司盈利创历史记录。

  未来几年公司要重点关注新能源电池大量使用的金属、铜、镍和钴,佳能可CEO的话概括起来就是佳能可不差钱,马上要到镍市场搞事情了,镍很小众,产量少,玩家也少,佳能可为什么会盯上镍呢?世界首富马斯克在去年2月发了一个推特,他说特斯拉扩大锂离子电池生产的最大问题就是缺镍几天后他又在一档访谈节目中强调,针对特斯拉电池的发展,事实上镍是我们最大的瓶颈。

  按特斯拉的规划到2030年之前,骑电动车年产能将达到2,000万辆,而生产这么多电动车消耗的镍大概占了当前全球镍产量的30%以上。我们都知道西方资本喜欢卡别人脖子,又不喜欢被别人卡脖子,新能源产业蛋糕巨大,西方资本一定会想尽办法控制全球能源供应。

  你也分两种,一级镍和二级镍,一级镍就是含镍量在99.8%以上的纯镍,包括电解镍粉镍块等主要用作电池材料。二基镍的含镍量一般在15%以下,包括镍生铁镍铁主要用来做不锈钢。伦敦金属交易所交易的是一级镍,特斯拉需要的也是一级镍,西方资本盯上的同样是一级镍,而国内的青山控股却是,全球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商产品主要是二级镍,嘉能可为什么会盯上青山控股不锈钢生产商嘉能可为什么会盯上青山控股不锈钢生产商呢?

  地球上的镍矿分为硫化镍矿和红土镍矿,两种硫化镍矿主要分布在俄罗斯、加拿大这些高纬度地区,而红土镍矿则分布在印尼、菲律宾一些低纬度地区,硫化镍矿通过湿法冶炼可以生产出高冰镍,高冰镍则可以进一步生产出特斯拉需要的电池用镍,而红土镍矿虽然储量巨大,占了全球镍储量的72%,但却因为无法生产高冰镍,所以没法生产电池,用镍只能用来做不锈钢。

  最近几年储量本来就小的硫化镍矿开采难度越来越大,产量不断下滑,这就导致了电池用镍的产量不增繁殖,马斯克很是着急,很明显谁能把储量巨大的红土镍矿利用好,突破生产高平面的壁垒,谁就能成为镍市场上的王者。从2005年开始,西方矿业巨头多次尝试用红土镍矿生产高冰镍,但不管是必和必拓的雷文索普红土镍项目,还是淡水河谷的新卡利多尼亚红土镍项目均以聚会告终。2012年之后,西方企业在全球范围停止了新建红土镍项目,红土镍项目成了西方矿业巨头的噩梦,但就在此时中国企业却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

  中国镍矿需要大量进口,自给率较低。中国从印尼和菲律宾进口的镍矿砂,是以吨为单位,品位大约在1%-1.8%之间,按照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数据,水分以30%为基准。2020年中国进口镍矿砂及精矿为3912.17万吨,折合成干吨是2738.52万吨,折合镍元素为27.38万吨,同比下降30.3%。而2020年,中国生产的镍精矿为10.5万吨,按10%的平均镍含量计算,大约1.05万吨镍元素,因此进口镍元素占整个镍元素供应的97%左右。按照美国地质地调查局的数据,2020年中国镍矿产量为12万吨,占全球镍矿产量的4.8%。

  2021年1-11月,中国进口镍矿砂及精矿同比增长15.8%,达到4163.1万吨,折合成镍元素为41.6万吨。

  根据INSG统计数据表明,截止2020年,全球原生镍消费中,不锈钢与合金对原生镍的消费占总消费的78%,电池领域镍消费占比5%。我国不锈钢对镍的消费占比更大,仅不锈钢一项占国内原生镍总消费量的84%,电池领域镍消费占比仅为3%,镍用于电镀占比7%。

  全球金属统计局(WBMS)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精炼镍的消费量较2019年下降了3.8%,下滑至235.37万吨。2021年1-7月,全球精炼镍的消费量升至159.2万吨,同比增长49.6%,也高于2019年同期的138.3万吨。从统计数据来看,全球金属统计局将纯镍、镍铁和硫酸镍都计入了精炼镍的消费总量中。

  2021年7月青山控股发布了一条消息,公司将会把现有的镍铁生产线,也就是二级镍生产线%以上的高冰镍,该工艺已于2020年年底试制成功,目前已能稳定供应高冰镍,公司预计在2021年生产镍当量60万吨,2022年8月85万吨,2023年110万吨,青山的意思是你们用红土镍生产高冰镍失败了,但我们成功了,后面几年我们就不只是生产不锈钢了,也会在一级镍上报产能。

  这条消息对小众的镍市场无疑是颗重磅炸弹,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镍价在两天内跌了14%,随着全球动力电池需求的不断增长,电池用镍越来越多,打通了红土镍矿到高冰镍的技术路径,青山控股就在很大程度上掌握了业的定价权。

  青山的红土镍矿项目主要是在印尼苏拉维西岛的青山工业园里,这就是佳能可盯上青山控股,然后厚着脸皮索要印尼镍矿股权的原因了。佳能可准备怎样聚集青山控股,青山控股又是如何完成反杀的?佳能可是期货多头,青山控股是空头,多逼空想要成功有两个前提,一是空头拿不到现货,无法完成实物交割。二是多头利用资金优势快速拉高期货价格。西方金融资本是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上的最大庄家,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佳能可手里美元供应充足,还占着伦敦的主场之力,大量开多单拉高镍价并不难,想要逼空成功,最难的还是让青山没现货做实物交割,对青山控股这种镍矿巨头来说,它的现货来源有三个,一是印尼青山工业园生产的高冰镍,二是进口的大量额镍,三是伦敦金属交易所用来做实物交割的。

  隐藏单前面说过伦敦金属交易所交易的是一级镍,而青山生产的高冰镍是二级镍变成一级镍的中间品,换句话说高冰镍没有没法在伦敦交易所做实物交割,然后是进口的额镍,青山是额镍的大客户,但俄乌冲突爆发之后,额镍被西方踢出了交易所,这里要多说一句,期货合约期限三个月,在两三个月之前青山开出了20万吨镍空单的时候,它是无法预计俄罗斯会被制裁的。理论上这是一个不可抗力,佳能可趁着不可抗力发生的时候,逼仓青山控股这多少有点不要脸。

  金属生产商把符合标准的实物金属运到伦敦金属交易所所指定的仓储公司,然后仓储公司就会开具仓单,每一张仓单对应了一个标准合约。根据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数据,今年1月10号以来,佳能可一直在增持镍仓单,在发动逼仓之前,佳能可已经控制了约8成的镍仓单,以及大量近月多头头寸,多头也是非标准交割,品额镍又禁止交割,仓单又让佳能可包圆了。青山这三条实物交割的路子理论上全被堵死了,佳能可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利用资金优势拉爆期货价格。

  3月7号至3月8号伦敦镍价连续大涨,盘中价格从3万美元一吨直线万美元一吨,一吨镍两天之内涨了7万美元,青山20万吨的空头头寸就对应着140亿美元的亏损。

  国储铜事件的时候,西方资本在半年时间内把伦敦铜价从3000多美元拉到了4400美元,涨了50%,而这一次家能可直接在两天之内把镍价拉升了250%,可以说是下了死手。这里还有一个比较有争议的问题,青山控股20万吨的镍空单到底是投机还是套期保值?套期保值就是手里有多少现货就开多少期货空单,而投机就是手里没货或者货很少,却开出了巨量的空头头寸。之前国储铜中中航油巨亏都是因为交易员越权把套保做成了投机。如果青山是因为在伦敦投机而遭遇定点狙击,那青山是有责任的。

  作为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商,青山控股2022年预计的镍生产当量是85万吨,再加上从俄罗斯进口的镍板这么大的现货持有量,一个季度开出20万吨的空单不算过分,所以青山并没有投机,只不过青山控股持仓太过集中,加上额镍倍镜高兵也无法交割,种种因素叠在一起,这才让蓄谋已久的佳能可有了下手的机会。

  北京时间3月8号晚间,伦敦金属交易所公告将推迟原定于3月9号的所有现货镍合约的交割,同时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3月8号凌晨之后的业交易。伦敦金属交易所公告出来之后,很多人都说因为伦敦交易所被港交所收购了,所以这次是妈妈出手帮忙拔了网线,但是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对于伦敦金属交易所来说,取消交易更可能是在自救。

  首先期货交易所是一个配置资源的场所,它不是赌场,更不是屠宰场,德无冲突之后,作为全球多种大宗商品的最重要供应方,俄罗斯大宗商品出口受到限制,如果大资本都像佳能可这样没下线,趁卵哄抬价格,逼仓空投大宗商品的价格就会严重脱离供需基本面。如果交易所变成了大资本的屠宰场,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第二是如果不取消8号的交易,很多经纪商可能会破产,镍期货的保证金比例是12.5%,对空头来说,镍价只要上涨超过12.5%就会宝仓镍价在7号8号这两天蹿升了250%,空投想平仓都平掉直接穿仓。

  现在伦敦金属交易所的经纪商就像当年元友宝事件中的中国银行一样尴尬,空头客户全部穿仓很多已经没能力补足保证金,如果这笔钱需要经济商倒贴,经济商也可能被拖累破产。

  3月10号青山镍世界迎来了最大反转,青山集团回应称,将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金进行交割,青山的这条消息等于对外宣告已完成了对佳能可的反杀。如果青山能拿出足够的现货交割,交易所把网线反而是在保护佳能可作为市场上最大的多头,佳能可手里有大量的天价多头头寸,如果这些多头头寸的对手方,也就是那些遭遇逼仓的空头,都能够找到现货做实物交割,佳能可就成了史上最高镍价的接盘侠。佳能可是期货多头。3月15日,青山控股表示,已经与由期货银行债权人组成的银团达成了一项静默协议,同意不对持仓进行平仓或对已有持仓要求增加保证金。此外,青山还同两家较大规模地用镍企业达成协议,每月以高冰镍交换合计4000吨的纯镍仓单,用于镍期货交割。

  至此,“妖镍逼空”事件暂告一段落。然而,伦镍市场却仍处于近乎瘫痪的状态,尽管交易已恢复。

  3月29日,LME期镍开盘后5分钟内仅完成9手交易。自交易恢复以来,LME期镍不断上演大跌大涨的剧烈波动,先经历连续多个交易日大跌,又连续触及15%涨停。

  今日,LME清算所主管Adrian Farnham表示,镍市重返基本面,但市场恢复信心还需假以时日。